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绝对领域相关脑洞

“啊…柊家的大人又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啊。”
打开中将办公室的门,里面的摆设和当年酷似校长室的生徒会室如出一辙,当然,两人的关系也是。
虽然一濑红莲并没有当初那么强的警戒心。

“换衣服。”
看吧果然又是这种命令的语气,看样子是个人任务呢,在军队也是一如既往地爱使唤人啊。…等等他刚才说什么?
“哈?”
“那边的衣服,给你订做的。”

你们两个…其实和当初完全不一样了吧。

“我和柊家的大人们不一样可是很忙的啊,下次这种事情就不用劳烦中将大人费心了。那没什么事的话我能走了吧?”
“不是说过了,命令你,我的部下一濑红莲,在这里换上那套衣服。”
这句话甚至荒唐到了让红莲以为暮人或者自己今天没睡醒的程度。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表明了这确实是在所有人清醒的状态下下达的命令。

柊暮人站起身走出办公桌,在红莲的注目下泰然地拿起了放在架子上的一套叠得齐整的军装。
“换上。”
想着可以就这么拿走拜托小百合了事的红莲有点无奈。
更多的是对没生出反抗念头的自己的无奈吧,红莲想着。是因为这个人一句话可以决定所有同伴的生死吗?还是因为这点事无所谓想着不要耽误时间?可能都不是吧…
红莲消极地想着我是有多习惯被暮人无理要求了这样的自己真是懦弱。

然后他直视着提出奇怪要求的上司。
“还真是恶趣味啊,这算什么?新兴趣?”一如既往地打算毒舌几句。
“你想让我给你换还是自己换?”但换来的是这种甚至有点急切的逼迫。

于是红莲认命般背过身去,解起了上衣扣子。装备在进门前都被收走了,现在就算想揍这个变态上司一拳都做不到吧。而且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有价值,暮人不会对有价值的下位人怎样的。红莲这么胡思乱想着掩盖心中某种异样的感情。
虽然平常被小百合和时雨服侍着但不管怎样是个军人的红莲换衣速度还是很快的,瞎想中上身就只剩下贴身白衬衣了。
“这样行了?劳烦您递给我外衣。”
“衬衣也要换。”暮人眼神越发奇怪了起来,他在…期待着?
“帝鬼军中将上班时间借机对属下耍流氓可不好啊。”褪下衬衣后上身一丝不挂的红莲没有放弃他的毒舌大业,“行了吧赶紧给我衣服。”
没有再做出什么指令的暮人在这之后真的犹如衣架一般履行着职责——如果忽略那显然超出平常单位的热切眼神。
当一濑红莲终于折腾好身上的各种拘束带的时候,暮人的异常情绪波动值似乎达到了顶峰。他满意的审视了一番换装完毕的一濑红莲——显眼的白色皮带让全身都充满被束缚的感觉,大腿处的处理也如预期般起效了,给他换上这套真是合适。

在被盯得脊背发毛之前,红莲离开了这间压抑的屋子。然后他才发现,大腿根部的拘束带里面添加了长时间有效的咒术。从能看懂部分的咒文来看这似乎是定位用途的。
坐回办公桌后的暮人嘴角勾起了意味不明的弧度,你是我的,时时刻刻都是。


几年后被俘的一濑中佐因为拘束带上的定位获救。


tbc
然后想不出来了qwq
得了种没脑洞会死一产出也会死的病。

评论(11)
热度(83)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