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关于红莲成鬼的脑洞(ooc可能

那是一濑红莲和柊深夜为数不多的几次分开行动,深夜负责远程狙杀吸血鬼贵族,红莲则是带着月鬼组侧面佯攻。
这次战役后来在史书上被称为大转折点,帝鬼军和吸血鬼双方都死伤惨重,之后几年间经过各种各样的发展和平共建了新世界。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和红莲比起来新世界什么的真的完全不重要。
这个没有他的世界,我不想要啊。
深夜说到这里,很悲哀地笑了起来。
但是我有救他的方法吗?有资格和能力去救他吗?说起来真昼和暮人哥才是真的能救他的人吧。
所以这大概就是我的命吧。

白虎丸默默地听着主人说着这些。作为一只鬼这其实很奇怪,因为明显现在主人的心里崩溃了,正是鸠占鹊巢的好时机。但是白虎丸和别的鬼不完全一样,至少外形上来看就是了。
它是一只本已失去生命的白虎,然后被名为“鬼咒”的诅咒以鬼的形式延续了生命,它其实是满怀感激地交出力量的。
虽然它不能完全理解,但现在它的主人很痛苦,它不想让主人露出这种表情。它用毛绒绒的脸蹭着主人的笑脸,希望他能好受一点。

“一濑中佐的小队在战斗中一直冲在最前面…保护着我们所有人。就算这是一次近乎于绝望的任务,他还是不希望失去我们任何一个人…”
“后来他…中佐他…在硝烟中消失了。最后清扫战场的时候…只找到这个…”
那是刀的一部分,刀身折断后的下半部分。
这把刀很特别,泛着鲜血般的诡异色彩。
妖刀「孔雀丸」。
黑鬼装备「真昼之夜」。

柊深夜少将拿着断刃听着幸存者断断续续的汇报,内心出奇的平静。因为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个红莲会就这么死了。他可是有真昼、之夜和众多鬼附体的人啊,那副身体早就不是人类的强度了,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了呢。而且他虽然温柔得像个笨蛋却意外的非常珍惜生命,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是吗。所以无论怎样的绝境他一定都会想方设法让所有人活下来的。一定。

“一濑红莲中佐 在东部佯攻战场战死”
“诶?暮人哥你说什么呐,这可是那个红莲哦,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了啊。”
“深夜。”
“嗯?”
“红莲他死了。”
“……”
“他已经死了。作为军人战死了。”
“……”
“红莲已经死了。”
“…暮人哥,我能先去休息了吗。”
“明天九点上层会议,别迟到。”

柊深夜几乎是逃出了那个充满噩耗的办公室。

几年后。
“深夜也快到极限了,你出来告诉他吧。残酷的真相。”
「……」
“怎么了?温柔的你宁愿让他整天浑浑噩噩也不愿意告诉他真相?”
「深夜他没有浑浑噩噩。」
“别骗自己了,他精神上已经是个死人了不是吗,只是机械的执行任务而已。还是说你比较喜欢我直接命令你?”

鬼,分为附身型和特殊能力型两种。
特殊能力型从主人身上离体后可以发挥最大的战力,但由于离体后主人的情况太过危险而鲜少被使用。
但是如果有附身型鬼加持的情况下特殊能力型离体当然是没问题的,虽然这前提违背了只能和一个鬼签订契约的鬼咒。
当年的红莲,为了保护所有人,选择成为鬼被柊暮人收服后利用鬼的能力。因为柊暮人的器量完全足够再容纳下他了。
做出这选择是因为红莲知道自己作为鬼的特殊能力——以鬼的身体能力、法力再现自己。
简单来说,他可以瞬间成为一个比当年强大许多的自己,这正是他需要的,足以逆转战场的个人能力。

柊深夜进到办公室的时候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五士别用幻术忽悠我。”
“老子才不是幻术啊,深夜你是不是摸鱼摸多了还没睡醒啊!”
咔嚓一声,房门关上了。深夜举起了步枪。
“我不管你是鬼还是别的什么,又是从哪弄到他的详细情报的,总之请你去死吧。白虎丸,贯穿敌人。”
“我就知道会这样…附身于我,真昼。”
然后两人便打了起来,交织着的羁绊在胸口隐隐作痛。

“你…真的是…”气喘吁吁的深夜看着那个熟悉的、本该在几年前战死的家人。
“深夜,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再是人了。”
“这话怎么觉得十多年前听过啊,那么这次又是怎样,我们的小队和月鬼组我都照顾得很好哦,还有什么要托付的。”
“那场战役里我成了特殊能力型鬼——一濑红莲,契约者是柊暮人。”
“啊哈果然是暮人哥独享甜头啊。那么,红莲,不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吗。我用可乐交换哦。”放下武器。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烦人啊少将大人。我讨厌你所以不要。”走近。
“诶~我明明以为红莲是喜欢我的。”深深拥抱。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为在房间废墟中紧紧拥抱着彼此的良人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

“还真是有点不想就这么永别呢。”
“那么就靠在我的胸膛里哭吧,这样魔法会实现的。”
“要哭我也是一个人哭。还说什么魔法你是小孩子吗。”
“就是小孩子啦w”
“那么,再见。”
“别用那种脸说再见啊,应该要笑着哦,笑—着—”

灿烂的阳光被乌云遮住了,鬼消散回到了主人体内。
还维持着拥抱姿势的白发男人身下的地板落下了水滴。
红莲,再见。



生出来了终于把他生出来了!

评论(6)
热度(30)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