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小世界的遗愿

小世界的遗愿

-红莲中心
-脑洞很大
-连载
-视角转换不打招呼
-能接受往下



用于提供空气的小孔透进的光亮成了这个冰冷地下室的唯一光源,坚硬潮湿的水泥地板上蜷缩着一个身着帝鬼军军官制服的人。
他的身上似乎还带着刑具,半睁着的眼睛不眨地盯着前方的黑暗。

上一次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呢?
啊啊,那真的是,很久远的记忆了吧。似乎还是孩童时期训练的事情了呢。训练结束的那一天小百合和时雨真的是以非常不得了的态势来宣布结束呢。以追寻力量为根本进行的疯狂训练没想到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啊…

漫无目的地想着一些陈年旧事,而体内的真昼也很开心地听着。“分别开的那十年,红莲为了我这么努力呢。”她用着有着显然的喜悦语调说着如同坠入爱河的少女一般的话。
这也是应当的,毕竟她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年纪。

然后又回想起了,与这恋爱中的少女再次约定的那晚。

“真昼,你的计划是真的能实现吧。真的能、拯救同伴们吧。”
“红莲都到我这边来了啊,只有到我这边来才能拯救同伴,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真的能、给优他们一个人类的未来吧。”
“咦?红莲在意的是这点吗?没问题啦,只要我们能切断…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世界…”
“那么,就行动吧。”

不过真是讽刺啊,最先行动的人居然是需要被吸血鬼监禁两年,不会只是真昼她想要二人世界吧?
想到这里,体内的真昼低低地笑了。「红莲愿意这么想也行哦。比起这个,又到时间了呢。」

皮鞋敲击石地板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这些天已经听惯了的声音,代表着新一天开始的声音。
“你还真是可怕呢,明明昨天都昏过去了,一天过后却完全没什么事情啊。”
刚才还是只能通气的石墙轰隆隆地打开了一个门。
“哈。这是什么黑科技啊。”
“之前你都是闭着眼的所以没看过呢。怎样?很厉害吧,这个。”来者说完还歪了歪头,好像真的是诚心求奖励的小孩子一样。
“明明是残暴的怪物贵族卖哪门子萌啊。那今天又是怎样,吐真剂和拷打?还是说黑科技终于要上场了。”红莲无语地从地上看着这个身高一米九的把他抓进来的吸血鬼,想着「吸血鬼贵族都这么无聊的吗?」这种状况外的事情。
“嘛嘛别把我想得那么没劲嘛,今天要温柔的啦~♪”
令人讨厌的上扬尾音结束之后就被扛到了肩上,猛然的高度变换加上连续的未进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头晕。

仅仅是头晕缓解的一小段时间里就来到了一个像是实验室的地方。真是不得了的速度,每天早上的皮靴声敢情是叫醒用的吗。
还在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就被扔到了铁床上。
“嗯哼~一直觉得你看起来异常的美味呢,今天终于可以喝到了啊。”
尖利的针头扎入了颈动脉,有点异常的鲜血顺着软管被抽了出来流进了血袋里。血袋随着鲜血的流入缓缓鼓了起来,设备停止了抽取,针头被取了下来。
眼前的贵族有点迫不及待的拿起血袋进食,享用完毕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尖牙。
“真是上等…呐,你做我的珍兽吧,如此美味的强者的血液来填『计划』的坑太浪费了啊。”
“老年人还没睡醒吗,我可是随时想着杀了你。”
“但是做不到呢,被抛弃的指挥官君。嘛算了,每天想不出血的拷问方法也挺费劲的。那在费里德君来领走你之前就多谢款待啦。”

……

这个预料外的贵族,真的不会破坏计划吧?
他太敏感了,过于聪明了,已经洞察到大部分真相了。
现在继续等下去,是不是最好的选择呢?真的能拯救同伴,然后迎接永远的未来吗?
必须马上选择,相信真昼、深夜还有暮人,或者即刻改变计划。
真是,整个人类的重担都压在这上面了。


红莲真是的,自己做了等着就好的那个角色,把这么难的部分都丢给我做了啊。
完全瞒着暮人哥准备好这么宏大的法阵什么的,要不要这么信任我啊?
不过稍微的…觉得有点幸福呢。

-TBC

评论(1)
热度(20)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