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小世界的遗愿

-红莲中心
-连载
-视角转换不打招呼
-能接受往下

上篇这里 http://heikuangyanjing.lofter.com/post/497f2f_746a0fc


已经过去两周了。再见不到那个银发的贵族计划就失败了。
“啊哈~克罗里君真是抓住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听起来新的吸血鬼来了,希望是我想见到的那只吧…
一濑红莲的意识到这里就中断了。他虽然靠鬼的力量维持着生命,但毕竟已经两周没吃饭了,短时间昏厥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没看到,和费里德一起带走他的还有一个黑发的人类少女,一个穿着家畜衣服的少女。

再次醒来的时候被绑在了十字架上,在敌阵中心失去意识真是糟糕,虽然就算醒着也做不了什么。
希望计划已经顺利进行下去了。

“哦~可爱的家畜终于醒过来了吗~”银发的吸血鬼挂着很讨人厌的笑容走近了红莲,“你可是很重要的人才啊,克罗里君连饭都不给你吃吗~来张嘴我喂给你。”
一濑红莲有点想打人,不对,杀吸血鬼。就算这个贵族是自己世界级别计划的合作人也想杀。
“啊呀这眼神真可怕呐,好吧那不吃了,直接走流程拷问一下吧~本来还想让你吃饱了再挨打的~”上扬的尾音还在四周的铁壁间打转,肚子上已经狠狠地被打了一拳。
刚刚因为想说话而有点张开的干裂的嘴唇被突如其来的击打激得裂开了口子,鲜血的气味瞬间窜了出来,在吸血鬼的嗅觉里瞬间浓郁的血腥味充斥了整个审讯室。
“哇这还真是不得了的味道啊~难怪克罗里君藏到最后一刻才肯给我呢。”
眼前的吸血鬼贵族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狂热,腹部的钝痛还在叫嚣着刷存在感,身体却完全因为这狂热的表情紧绷了起来。现在真的是处于无可反抗的状态了,但是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因为还有同伴们的命运和优的未来要拯救,还要和真昼一起,走上最终毁灭的道路,所以绝对还不能死。
于是他张嘴了——一濑红莲的声带振动着想要说什么唤醒眼前吸血鬼的理性——但是没有声音发出来,干涩的喉咙被拉扯得生疼,却什么都传达不到。
然后他看着吸血鬼的脸迅速地被放大到极致,嘴唇上有着冰凉湿润的触感。
是舌。不同于人类的冰冷的舌。
接下来嘴被堵住了,唇边抵着危险的尖牙,口腔里游走着冰凉的舌。
明明是不合常理的被亲吻,却只能感受到对湿润和空气的渴望。
嘴被咬破了,些微的血顺着牙齿流进了吸血鬼的体内。

嘴唇终于被放开了,红莲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下正在快速愈合的伤口。
“真是恶趣味的审讯,能说正事吗。”
终于成功的发出了声音,虽然嘶哑得不成样子,但总算是 传达出去了。
计划总算,和设定好的一样开始运转了。
“谢谢款待~那来说正事吧。正事就是呢,我是什么都不打算做的哦?”
“哈?你是傻了吗?”
“嘛,总之我是那个啦,中立者。人类怎样,人类的未来怎样,人类社会怎样都与我们无关~是要求我们做些什么的人类你太贪婪了才对吧~”
虽然之前有想过这些事,在真正面对时却依旧无言以对。确实,这是任性的贪婪。但是不能退却,为了计划这关键的贵族是无论如何要争取。虽然很想打死他。
“没有人类就没有血液提供,你们会绝种的。”
“真是人类可爱的偏见呢~”眼前的贵族表情更加戏谑了,“好歹也是上万年的大种族,哪这么容易就绝种~说起来你真的知道我们是怎么繁衍的吗?”
说到这里,费里德的语气充满了轻蔑。
人类无知却傲慢,弱小却自大。人类充满了缺陷,被生理构造上先进几代的吸血鬼蔑视很正常——倒不如说不是这种态度才是异常。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类,却有着最强烈最疯狂的爱。
为了爱,可以出卖同伴;为了爱,可以背叛心灵;为了爱,甚至可以毁灭一切。
真昼就是为此,完全地领先了所有人,然后坏掉了。
暮人,又或者是世界还是神之类的东西,曾经说过“仅仅为了欲望而做出牺牲的家伙是恶”。这确实是恶,常年位居上位绝对不会有体会的恶。
但是有些恶,是作为一个人最宝贵的东西啊。
那么我现在,也要为了爱,说出这世界的真实吗?

沉默让奇妙的气氛弥漫开来,千百年来,抑或已经上万年来未曾得到解决而如今爆发的种族之争疯狂地撞击着铁壁。
然后一濑红莲说出了,真实的世界——“地下。”[注1]


注1:出自《新约〈圣经〉(启示录)》第五位天使吹响号角后无底坑中出现的蝗虫。

-TBC

脑洞已经犹如脱缰野马…
被圣经刷了三观OTL
断断续续的…这是第二部分完全体了不会再改了

评论
热度(14)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