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小世界的遗愿

…完全变成红莲中心啦

有cp向我自己写的都不爽不来了
这回有点短x真昼果然这么打断了小世界比较好吧?
连载前文戳头看



百夜米迦尔走了。
随着有些急促的哒哒脚步声,披风消失在了门口。
“这真是个好孩子呢,大家都是好孩子呢。除了一濑红莲你,全部都是多好的孩子啊。”百夜茜这么说着把手伸进铁栏戳了戳一濑红莲的额头,“大家全部全部都一心一意深爱着另外的人,一濑荣、花依小百合、雪见时雨、十条美十、五士典人、柊深夜、柊真昼…甚至我的孩子柊暮人,大家都深爱着你,然而你却没有给予任何人对等的回应,也没有奉献一切般爱过一个人。只有欲望,只有那心中的欲望无比清晰地从未熄灭。这种存在,简直就是恶的实体。”
“知道了知道了,这种东西果然是你教暮人的啊。你对他的爱还真是深沉,为了他都下到人类的低级高度来玩了。说起来你还有力量吧,能给点水喝吗?”
一杯水出现在了手上,已经干渴到几乎冒烟的喉咙得到了滋润。喝完水后可能是因为长期的精神劳累,一濑红莲很快就睡着了。

真是…
小世界看着那刚被自己说了是恶的人在眼前以一种疲惫的姿态睡过去,不自主地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从紧锁的眉头到紧抿的双唇,轻缓地试图舒展。
“你果然是喜欢啊,红莲很棒吧。”
百夜茜像是被吓到般身体僵了一瞬,随后她看到了蹲在身后的鬼·真昼,正捧着脸盯着自己。
“哈哈,这是有对红莲情感侦测雷达吗。不是喜欢哦,是恨呢。明明我就不论怎样都获得不了爱,不论怎么努力都无法真正的被人爱着,不论多么拼命都无法感受人类的欲望。然而他,轻易的拥有了过多的这些不是吗。怎样,这样是不是更加像个人了呢?”
也许是对小世界对人类的爱憎稍感意外,真昼无言地盯了眼前人一阵,然后站起身愉快地说道:“不管怎样,红莲永远都会是我的。”
啊啊,真羡慕啊,即使疯狂了也依旧不遗余力爱着的人。
“那这么有信心的你,以为自己知道的就是世界全部真相了吗?”小世界收起了刚才的表情,以一种带点怜悯的眼神看着真昼。
“不知道又怎样,计划可以执行,所有人目标达成,我和红莲永远在一起,这就够了。”
“哈哈,真是任性。不过这些事我还是想告诉你,好好听着哦。
即使我存在于虚假神格中间,我也清楚那不是我可以独立抗衡的力量,所以需要傀儡术维持着秩序。少有的意识告诉我我不想死也不能死,所以就老实听话。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不喜欢这样,我有力量能做点什么。于是我天才般地无师自通了物种创造做出了吸血鬼,我一直是这么以为的,所以读取我记忆的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约翰四骑士出现了。说实话当时我很茫然,这不是我有意识的部分里我或者神大人创造的东西,而且身为这个世界本身,我如果不借助人类的眼的话甚至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这太可怕了。
因此我完全下降到了人类的高度来看自己(这个世界)。
然后我惊呆了。
在我的身体中,竟然有如此多的我不知道、神大人没创造,然而人类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
于是我就开始探究这部分是哪里来的、到底是什么,顺便再想想我是什么想干嘛这种哲学问题。过程不赘述,最后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些来自天。
天,创造神明。
就算是神大人捏的世界,也依然存在着一些天给的法则机制。比如限制欲望膨胀威胁神的约翰四骑士、用于降临灾难的吸血鬼和监视世界的柊暮人。
吸血鬼不是我造出的,只是我成功激活的存在于地下的系统而已。
但也不全是这样,吸血鬼里也有中立的费里德派,这就是被我改变了的部分。所以如果你们成功了,天会认为这系统不太被需要了而撤回,我消失。如果你们失败了,这世界就被系统吞噬了。我会疯狂然后被天利用。”
听到这里,真昼好像失去了兴趣一般地站起身回到了睡着的一濑红莲身边和小世界之前动作如出一辙地抚摸红莲的脸颊,“所以?我要帮助情敌反抗命运?我和你是绑在一起的?真是可爱的想法,如果这就是所谓的真实我没兴趣。”
是吗,果然对所谓情敌就是这样呢,怎么办啊越来越喜欢她了。“红莲知道哦,这些,全部知道哦。”

-TBC
还是说让小世界一口气说完比较好我觉得那样太怪了啊…说起来有没有认真看然后质疑设定的人?来来来来讨论!!!急需这种讨论的!!!

评论
热度(7)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