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那就是生而即逝之人的愿望


-题目和内容关系…不太大
-有小说内容
-局部被CH38打脸但是很开心wwwwwww


一濑红莲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睡在空中。
说睡可能不太准确,确切的说他以一种睡觉的姿态、全身放松地、反重力地平稳漂浮在空中。
还没穿衣服。

现在是不是很想问这是什么情况?
哦不想啊,红莲还真是厉害啊,在这种奇妙的情况都能冷静呢。那么四周看看吧,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哎呀也不完全是我搞出来的啦,语气别这么恶劣嘛,交不到朋友的哦?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以你内心深处的东西为基础的嘛,尤其是染上了欲望色彩的部分。
红莲真的是充满了魅力啊…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染上了欲望,然后又用更浓厚的温柔覆盖他们。
我真的,好喜欢这样的你啊。
尤其想欣赏这么拼命的你一点点挣扎最终坏掉的样子呢。

“行了之夜,出来说话。这么玩有意思吗?”
“只要是和红莲在一起,干什么都有意思呢。一想到之后一段时间会一直和红莲在一起我就兴奋得不得了…”
逆着教堂彩色玻璃透进的光,一个顶着角的少年蹦跳着走到还漂浮在空中的一濑红莲的正下方站定。
“那么,为什么呢,会是教堂这种地方?”
正赤身裸体地沐浴着天井洒下的圣洁光芒的人并没有什么动作,甚至连想要遮掩的肌肉牵动都没有,就那样坦然面对糟糕的自己。
充满了应被这光芒吞噬撕裂的欲望的自己。
“在哪里…有区别吗?就算是教堂,不容许这些污秽生存的教堂,依旧被我盛满了欲望。这部分的自己,我真是打心底地讨厌。”
他似乎还自嘲地笑了笑,对着那过于耀眼的光芒。
又像是在嘲笑着世界。

“别这么说啊,我可没去过教堂哦,在构建场景的真实性方面真是完全输给红莲了。既然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刚才还在正下方地板上站定的之夜一下子趴到了一濑红莲还在接受天光洗礼的胸膛上,红色的头发和角在光的照射下显得妖冶。
一濑红莲感受到了重量,属于十二岁少年的体重,但是一人一鬼却没有下坠。有几根应该作为鬼咒束缚着鬼的铁链从地面连到了红莲的背上,看起来像是在支撑着他们。
看到这一幕牛顿要哭了吧…一濑红莲垂眼看了看身上的少年,出戏地想着这种事。
本来这里就是装备了鬼以后例行会出现的精神攻击,和做了个梦一样的没有意义,根本没必要在意的。所以一濑红莲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动作和想法,当然他想动也动不了,只是放任脑子无限跑火车等待结束而已。
如果不是之夜突然上来,他说完那番之夜早就比他本人还要清楚的话之后就打算发呆到底的。
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依然可以干等到结束,之夜的相对位置改变了,但心态目的都没有变,那么行动就不会太出乎意料。
就算是之夜咬了一口他的肩膀吸走了点血,然后变成真昼的样子以别样意味的动作和笑容拉过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部他依然没什么反应。
显然一濑红莲的优秀足以让他不对一个幻觉产生什么欲望。
之夜对这种反应完全不满意,他变做了柊暮人的样子半抬起上身伸手抚摸着红莲的胸口。另一只手拿出了他那把通体漆黑的刀,举高了就要刺下来。
这次红莲的反应更加另人失望,他只是用那将被杀的目标不是他一样的眼神看着。不如说他根本就清楚这一幕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使他知道几乎相同的一幕真实地在他父亲身上发生过,心里也没产生什么仇恨之类的会被鬼喜欢的情绪。就算真的产生了,也有理智、欲望和温柔层层叠叠地遮在上面,只有之夜的话是察觉不到的。
后背上的铁链与开始连接不同地深入了红莲的皮肤,然后疯了一样地往他身体里缩。被锁链当作容器的红莲“本人”似乎没察觉这点。
一濑红莲此时冷静无波得过了头,在之夜真的把刀刺下来的时候他甚至伸手把那雷鸣鬼扒拉到一边去了。他的手其实不能动,但展现出来的景象就像是他这个动作做成了一样的真实。
身上的柊暮人在此时突兀地换成了柊深夜,还是对于此时的一濑红莲来说是未来人的二十四岁少将深夜。
柊深夜依旧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半眯的眼睛盯着下方红莲的脸。他举起白虎丸,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刺刀捅进了红莲的胸膛。
红莲也笑出来了,这什么啊,连痛觉都没有然后让大号的深夜杀了?之夜每天无聊到想这些狗血剧情吗?
铁链此时似乎走到了头,咔地一声过后刺刀被体内飞转起来的铁链绞碎了。

一濑红莲醒过来的时候,还保持着一只手拿着羽毛笔蘸墨水,另一只手扶正文件的别扭坐姿,他动了动身体,毫不意外地听到了关节发出的嘎嘣声响。
一直因为缺乏睡眠针刺般作痛的大脑在昏睡过去一段时间后似乎得到了缓解,只有眼睛还干涩得要命。
浑身不对劲的一濑红莲签完手头这个文件的名后站了起来,翻箱找了张能提示时间的现代化咒符准备发动。
在他发动咒符的一刹那,身体里似乎有两根沉重的铁链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我不久前见过这铁链。一濑红莲没来由的这么想着。刚才的睡眠中他可以肯定没有做梦,记忆中有见过的实物铁链只有鬼咒…
想到这点时,突然有极强烈的精神波动浪潮充斥了脑海,比以往更加强烈的来自真昼的进攻直接把他拖进了那个纯白的世界。
但是这次不一样。
“当然了,因为我也在嘛。”红莲看到十六岁的深夜站在真昼身边朝他笑,少见的发自内心地在笑。
“别闹了之夜,上次才用过这招。”看着深夜的脸和自己的鬼习惯性抬杠,等说出口红莲才觉得不对。
没有上次,之夜根本没有像真昼一样给过淹没式的精神攻击。他只会在红莲能感受到他的时候以看好戏的神情和红莲聊会儿天罢了,因为他知道红莲是不同的,仅仅在一旁观看红莲活着就已经很有趣了。
“红莲进来都不先看我吗,好伤心啊。”这个领域暂时的主人真昼,在红莲陷入回忆的困扰时说话了,“明明整个人都是我的来着。”
“啊啊,对不起。因为你边上那个家伙的脸长得太欠揍了所以不自觉就和他呛了起来。”没关系,不用想了,这里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哈哈,看来你们关系挺好嘛。之夜,你可以回去了哦。我和红莲还有悄悄话要讲呢♡”
白发青年变成了红发少年后略带戏谑地看了一濑红莲一眼,之后就沉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

之后再发生的事情,就像往常的每次一样,真昼的疯狂,再一次通过那个黑鬼真昼传达了出来。
安静地听完了,然后一濑红莲回到了现实世界。手里的符咒还没有坏,他揉了揉额头,成功地把咒术施展了出来。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咖喱已经从锅里盛出来了吧。

一濑红莲走出办公室,在食堂理所当然地看到了正围在一桌吃饭的他的队员们。
多亏了久违的之夜,想起了决定接受他时最可怕的欲望呢。
那是个,在常人眼里应该被称为愿望的东西。
保护。


-END-

实际上最开始教堂里的那段没有在现实中发生过,一个是只有之夜期的红莲没有时间跟他的鬼来一段谈心,另一个是之夜也不可能预测未来深夜拿着白虎丸什么样子。
所以那段是深夜为了让红莲“保护/拯救”的欲望被唤醒而让红莲以为发生过的。在红莲的精神世界里,红莲以为发生过的就是真·发生过的。
缩到红莲体内的铁链确实是鬼咒,这个是脱离之夜控制的部分…私设进入体内代表精神和鬼咒高度融合,鬼在控制下提供的力量会更高,同时束缚也会更大。所以后来之夜才会变成深夜出现了一下就消失了,他那时候被限制的太死,根本没法在真昼的世界里去和红莲在一起,告诉红莲我们其实可以拯救真昼的。
不过最后红莲还是想起来啦,但是他选择的依旧是“保护同伴”。

评论
热度(16)
  1. 莱纳·艾利斯·里德莱纳·艾利斯·里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大人的时间❤
    群内作业完成√关键字:年龄差,红莲受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