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关于红莲的事

趁着有时间把之前小世界的隐藏番外放出来攒点人品......建议和《小世界的遗愿》搭配食用,私设多,原著打脸可能有。《小世界》还没完结x

无料的隐藏番外变成了另一篇《咖喱咖喱》,是讲“在这里再认识你一次,我还是会爱上你。无关世界,无关欲望,只是单纯的,爱慕着你罢了。”的小世界的后世界的欢乐故事的(我在说什么是人话吗)


下面正文。

———————————————————————————————

关于红莲的事

又一次地、从无边黑暗中挣出来了。
这次的醒来和以往都不一样,微妙地感觉不像是因为断线而造成的随机脱离掌控。更像是为了见证什么东西的诞生而被唤醒。
实际上刚刚创造了物种[注1],我应该没什么气力维持思维才是。但现在我却心思异常清明,有点开心地计算着人类什么时候会被我的吸血鬼压制到尽头,然后在抗争与妥协中在灭绝前的夹缝里舞蹈。
我的构想应该是这样的,这肯定是神大人没有想到的。
她的宝贝人类,会被别的什么人(同样该被她宝贝的这个世界我)玩弄于股掌间。

不过人类这边的情况,好像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啊?
首先他们没有被驯养。这很正常,毕竟还是神大人的人类,有着这种程度的骄傲。
但是他们竟然统一地、目的性非常明确地在进行着拖延。是拖延而不是仓皇逃窜、绝望或者负隅顽抗。
而且在被碾压的前提下,他们执行的竟然是“无论如何不能死但是也不能放进去”的极限式拖延。
人的智慧实在是可怕,类人的东西也被放了出来与吸血鬼抗衡。

但这样有什么意义呢?最后还是会成为吸血鬼的家养食物吧?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这并不难找,毕竟是发生在我身体里面的事。在尽量隐蔽的一个角落,有十个人正在准备着什么奇怪的仪器。
不得不承认人类的了不起,他们竟然找出了世界眼里整个世界里最容易被忽略的地方。
那个勉强可以称为仪器的东西发动的方向是大规模人类的所在。
毫无疑问,有什么不能被我感知到的力量要被使用了。而且这力量的来源应该是——人类的意识。

……

太好了。
这真是太好了。
神大人,你从没想过吧,你的人类就只是动动大脑就可以脱离你的控制哦。
诺大的迷宫数目繁杂的路然而入口出口都是固定好的?他们偏偏就不愿意走路自己打了洞出去。
因为,他们想出去。
想要吃喝,想要玩乐,想要保护,想要破坏,想要付出,想要获取,想要努力,想要懒惰……想要活着。
他们有着欲望。

那是什么说实话完全不能理解,因为欲望并不会改变我什么,产生念头只是毫无意义地浪费能量罢了。
但它现在偏偏就在改变着世界。

那十个人停止了忙碌,仪器蓄势待发。
他们有在念诵古代咒语的,也有摆弄最高精尖科技的。但是毫无疑问,那都是诞生时欲望浓度极高的东西。
不知道我到底哪里的规则被改变了,设定里不该存在的东西实体化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该互相伤害的人类在吸血鬼威胁下有了极强烈的共同欲望。
活下去,活着,物种延续。
归根结底还是这最基本的东西,经过人类的大脑被意识无限放大投射到现实而已。
欲望凝聚成了有形的。

人类集中的空间处出现了大量的『??????』,然后这些东西以要溺亡的鱼奔向水,新生儿搜寻母亲的乳汁,深海挤压真空般的势头飞速地向着十人处前进。
最大的一块蛋糕被取走了最大的部分,在严格执行着指挥者战术拖延的人们集体茫然了一瞬。
他们看着眼前锋利的指甲、惊人的力道、恐怖的獠牙…有人被这景象击溃了,刚才还紧握着武器的手颤抖着松了劲,瞬间就被敌人以七倍的怪力打飞出去。
然后倒下。
从意外的前突开始[注2],人类倒下,被身上的怪物咬住脖颈…
甘甜的、苦涩的、咸腥的…新鲜的血液温暖了吸血鬼冰冷的喉咙。
人类发出哀鸣。

但是还没有死。
『??????』没有减少,坚定地朝着目标前进,有些已经到了。
十人的大脑空当进入了欲望。
加工开始了,人类最恶的孤注一掷进入了运转轨道。
无法停止。

一濑、二医、三宫、四神、五士、六道、七海、八卦、九鬼、十条。
这是世界初的十人,现在来看,就是充当欲望加工厂的十人。
他们围着站成一圈,各自驱使着欲望饱和度极高的东西,进行着这疯狂的计划。由他们说服全人类来执行的这个计划。

人,最重要的,最本质的是什么呢?
人之所以会行动,究竟是什么在控制着呢?
不想死掉,想要后代,所以遵循本能。
想要知道,所以学习;想要明白,所以思考。
想要……
欲望。要说人最本质的,是欲望。综合了一切却又最纯粹的欲望。最丑陋又最高洁的欲望。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的欲望会经过多重的大脑活动后再最终诞生。相比起低级的使用,人更会分拣加工包装,再送检套上条框,最后再显现出来。
既然人类已经可以如此地使用欲望了,可不可以试着利用欲望呢?
用正无穷的欲望使役有定量的欲望,从数学上来说是可行的。

越纯粹的欲望,越强烈。
现在是人类物种存亡的关口,没什么比此时更适合万众一心了。总之也没有被吸血鬼残害之外的方法,干脆进行这个作战计划吧。
原来是无尽虚无,现在好歹算是有遥远的飘渺光亮了。

这最后的希望现在就在我们中间。
十人把世人的欲望填进专门清洗出来的部分,经过自己的意识加工成自己的欲望,再统一朝着中心目标投射。
那里已经可以隐约看到玻璃珠似的小球了。实体化的高密度欲望,竟然如此晶莹剔透而非一片不堪入目的浑浊。
不知道已经持续投射了多久,想要吃喝、想要休息、想要放弃的欲望被拼命地压制着,为了让已经成大型球体的玻璃珠保持着无杂质,努力地勉强自己坚持着。
持续的加工中,五士感到剧烈的疼痛。
欲望开始减少了,有人死了。
一濑暂时帮助五士分担了一部分加工,让他消化直接来自脑内的剧痛。

开始了,倒计时开始了。
其他人也陆续收到了生命消失的攻击,但是没有办法,他们能做的只有更加专注地加工欲望,希望中间的球体出现异变。
体积又变大了一层,里面欲望流转得更加剧烈了。
更多的人死了,拖延线逐渐崩溃。

十条落下了眼泪。太痛了,拼命运转自己也无法忘却那种疼痛。她要崩溃了。在念着的咒语愈发地断断续续。
巨大的球体出现了细小的坑洼。
别的人那里也陆续不能保持完美,有几个小坑连成了一线,眼看就要漏出来。但是没办法填补,欲望不够了。

线越来越长,越来越明显,甚至快要绕出一整个大圆。
那边人类防线上的指挥已经无力回天了,解放了所有禁制的实验物也只能不断地看着人死。
没办法,只有更努力、更努力、更努力。十人完全解开了自己的限制,保持纯净?不要了。各种欲望飞奔着堵住坑洼,勉强地把马上要成形的什么东西封堵在里面。
拜托了…在成功之前,不要漏出来!
外壳越来越薄,越来越杂乱不堪,防线已经完全变成了四散逃窜。三宫受不了了似的死盯着那球体哀嚎一声后跪在了地上。
完了。所有人都以为这回彻底完了。十个支撑点塌陷了一个,满负荷的气球马上就要破了。

异变突生。

到达极点的球壁多了几个不和谐的小刺。里面强制按在一起的大量欲望终于量变产生质变,噗地冲破了最后的屏障。
奇妙的链状物钻了出来,薄膜严密地死帖在链子上,没有欲望漏出来。
那些链子像蛇一样,刚出洞时被外面持续投射的欲望所吸引,探出了一定身子后感知到欲望浓度骤降,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寻找起更加“温暖”的地方。
球体内部无疑成为了它最中意的场所。
没有一丝踌躇地,“蛇”迅速转身钻破薄膜回到球体里。
无数铁链状物重复着这样的傻子般的动作,最后在中心纠成了复杂的一大团,无法再松半点。
链子们维持着最后卡死的姿势,头部徒劳地晃动着,只是将自己勒得更加扭曲。
用着扯断自己的气势,所有的头一并冲出了薄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球体、薄膜、精神投射消失了。
十人看着那团乱七八糟的物体发出刺目的光,同时没停下的欲望投射也被完全地打了回来,大脑要沸腾般喧闹着。
但他们不能、不敢倒下。

那个什么东西发光到极致后不负众望地爆散开来,然后迅速地冲向可以称为提供者的那十人。

大脑冷静了下来,圈上的每个人意识里都短暂地只剩下了独有的一套咒术。
然后拼命地消化着。
因为人类还在不断地死亡,生命消失,哀嚎着绝望。 

接下来的走向毫无疑问,被压制到弹性极限的弹簧人类用新天赋咒术彻底打残了吸血鬼。把这个自以为高傲的虫子种族赶回了他们该在的地下。

欲望的胜利。

但这欲望,也吹响了人类破灭的号角。

几乎完全消失的欲望外壁实际上还留存在世界上。这件事被捧上至高的十人再清楚不过了,那是他们意识的产物,他们的疯狂和胜利背后的罪孽。
这份遗留物早晚会坏事。十个人意见一致地如此想着。

彻底绝望后又重生的人类是最纯粹的,他们不会因为名利势去争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以稳妥和力量为主导,就算身居高位也依旧不会产生任何别的想法。积存的不好欲望全在大战中交出去了,全体人类一派祥和地努力复兴。
这种时候,身为不可替栋梁的十人绝对不能出现不稳定的因素。
但是偏偏就有游荡的欲望在捣乱。
为了把这个游离变量压制住,十族人在协商后决定——毫无疑问的移交责任和创造绝对的力量代表。
当然,这两件事必须一步步来,但是同时也必须结束在当朝这一代。为了让自己的后代完满地被帝王所压制,这一段的历史应该被成为空白。

劫后余生的人类真的是最冷静的,他们甚至可以放弃所有后代的名利去换一个不知道会不会爆炸的炸弹的平安。

十人毫无保留地一起研究到手的咒术,从各有所长中精简出了最强最好的版本。十人钻研人类心理,试验最佳成才法,总结出了一套无情而绝对强大的成长办法。
然后在这些的基础上,柊家被造出来了。从根本上就是个只看实力的存在,被制造的帝王。
接下来的很多很多年里,除了鬼咒被我禁止了以外平安无事。

五百年之前,柊家的长子因为奇怪的疯狂的爱做出了将一濑驱逐的暴行。
这是遗留的欲望终于开始作乱的起始。
十个支点的平衡被强行打掉了一角,喧闹着的被压制物开心地随着倾斜的天平往下流着。

倾斜的最终,鬼咒的封印被压开了。
那欲望最终进入了新生儿的体内,他的名字叫做——红莲。

万幸的是,新生儿的父亲一濑荣最善于忍耐,他的教育使得红莲成长为了好的孩子…非常好的孩子。
红莲温柔、可爱,有欲望,有野心,矛盾又纯粹……
这对人类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无数的人爱他,父亲,帝之月领导,侍从,柊真昼……
无论基于何种理由,他们爱着他。
然而从真昼爱上他的那一刻开始,这世界的疯狂和欲望相遇了。
无关个人意愿同时又是由绝对的个人意愿爱(欲望)决定的再次末日,疯了一样地运转了起来。

接下来再爱上他的人,都不能被称作完整的人了。
柊深夜,强烈的爱与疯狂阴影下的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人。基本上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因此可笑地成为了世界内部的“眼”,可以看见世界的轮廓。
柊暮人,绝对的理性和力量下强行成长起来的代表,被世界和天同时选中,成为了天的“眼”。
还有天使,和鬼。

如此种种的因缘线路综合在一濑红莲一个人身上,他用欲望赐予的力量强行背负着,并且为了这些背负,一次又一次地否定了欲望。
还有想要和欲望结合的疯狂。
他是如此的纠结、脆弱…但也强大、美好。
而当这样的他,这样充满破坏力的一濑红莲拖着满身的累赘想要拯救什么时——

那注定是悲哀的。

一濑荣被处死了。
柊真昼彻底疯狂了。

他还怀抱着最后的希望,妄图用自身来唤醒最后的真昼。
要成鬼了也依旧如此,要消失了也依旧如此。

但是那拯救的尽头依然只有完全破碎的希望。
因为他不会爱。
他的名为爱的欲望被过多的其他珍贵压制了,完全无法和真昼的爱对等。

于是到最后——

无论是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一濑红莲从未放弃过拯救。但是那结果永远只能是红莲一次又一次地被拯救,直到世界的尽头。

然后,新世界开始了。 

 

 -FIN

 

注1:这段是小世界图省事直接读取了当年自己的内置日常记录,所以还认为是“我造出了吸血鬼”,在之后小世界知道了实际上只是自己激活了“天的系统”而已。

注2:人类此时最最最大的欲望就是“活下去”,按比例抽取过后这个欲望也是会被拿走最多的,所以相比之前,有些不太明显的欲望比如“想要变强”和“想要不劳而获”“想要功劳”一类的,当然也有“爱”,都会比之前大家听指挥走战术万民一心的时候体现得多。因此会出现不规则的前突,因为有前冲的也有后退的。总之这一瞬间人类比之前要乱,会被吸血鬼小规模打爆。不过伤亡是计算过的,在周围无尽欲望之海淹没空缺之前的小段时间里没人会死。然后这段时间足够第一波欲望到达目标进入加工了。之后会往复这个战术多次,指挥会适时地把已经受伤的人换下来不让死。毕竟死了一人份的欲望就都没了。
不过这个战术的致命缺陷就是人员不足,在人员不足之前那边如果能对欲望完成利用并且赶过来的话就算成功,少一点都算失败并且没有退路。因此叫它“孤注一掷”。 

 


评论(2)
热度(13)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