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艾利斯·里德

胃口和脑洞都有点奇怪

泥沼水仙

泥沼水仙

-谁也没法拯救谁的黑暗小故事-
snl卧底雍x警察线车圣祐

这是雍成宇第二十五次和警察发生冲突了。
火药、泥土,还有血的味道;枪口、路灯,还有远处都市的光亮。这些刺激在十年中他已经习以为常,子弹被双手稳稳地射向目标。
夺人性命的凶器在在出膛那一瞬间迸发出的光亮打到了行凶者的脸上。只是0.01秒的时光,但那张锋利冷冽得宛如无机质雕琢而成又英俊鲜活得如同天神在世的脸所折射出的光亮将这一片区域化为了艺术的殿堂。
黑暗将美与痛苦一同掩埋。肌肉被撕裂,血液喷涌出来落在土地上,杂草残叶在射击的摧残下奄奄一息。
兄弟们带着货物逐步撤离了危险的区域。
今天也成功完成了任务;
今天的任务也失败了。

雍成宇是警方扎进黑暗的一颗钉子。和任何一个普通的卧底一样,他泄露情报,出卖朋友,打着大义的名义完成肮脏的交易。手上有同僚和兄弟的血,也有毒品和火药的残余。没有完成惊天动地的大案,也没有带来伤筋动骨的成果,只是如同锈在原地的螺丝钉一样充当着和谐社会的承压阀。适当止损,但不能杜绝;偶尔解救,但不是天使。
到今天为止,他已经在这个位置做了整整十年。看不到组织破灭的希望,也看不到工作痛苦的尽头,只有就在刚刚沾染上了新鲜血液的双手在离开枪后有些微的颤抖。
显而易见,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甚至任何一个路过的小弟都能判断出来。波动的犹豫的害怕的心态对于卧底来说是致命的。
雍成宇当然知道这很危险,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睁开眼睛,就会看到发白颤抖的指尖;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被血污完全染黑的手掌。可能是入职十周年这个纪念日太特殊,他无法克制地想从这个环境、这份工作、这种大义中逃脱出来。
一分一秒也好,想要坦然地自由地呼吸空气的想法满溢出来,越是压制越是像癌症一样迅速扩散到全身。已经无法想象当初那个雄心壮志的小警察是谁了,也无法不唾弃被这种懦弱想法支配的自己。
冷汗从形状完美的鼻梁滑落到地上。
在这个格外漆黑的夜里,倾尽十年来获取的全部信息,他逃了。


车圣祐今天很开心,在这个悠闲的晚上他穿着最爱的小熊卫衣吃着最爱的冰淇淋甜筒走在最喜欢的一条路上,连路两边杂乱的霓虹和脚下被脏污填充的砖缝都显得可爱起来。
努力了很久,也期盼了很久,他就要成为人民警察了。现在只要再穿越前方的马路就能到家里,更加碰巧的是,被享受完毕的甜筒产生的垃圾会在路口被扔掉。
曾经被黑暗和愧疚所填满的,也曾经回荡着欢乐笑声的这条街,如今不论如何将被崭新的现实所改写。
窄小却修整平坦的道路上少见的大型卡车经过,留着平顺发型的乖孩子舔舐着脆皮上方最后的清凉等待道路回归通畅。

在尾灯所拉出的红色长线消失后,仅有昏暗照明的路上却留下了与地砖亲吻的甜筒尖头。
在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中被瞬间的灯光所照耀出的,路对面的那张脸——那张像是用羽毛打磨冰晶制作出来的,在一瞬间能将所有光亮集中并色散到人心之中的脸——
那张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TBC

评论(2)
热度(4)

© 莱纳·艾利斯·里德 | Powered by LOFTER